山瑾今天也是个鸽子🐦

我永远喜欢石切丸和神崎宗四郞

姑且拿我喜欢的只是太太的同人和英雄的故事设定来安慰自己吧……


不喜欢游戏本身,但也不讨厌,改错态度还挺好,而且王者的粉看着比其他家的粉好点……


啊,反抄袭真的很累啊,路人觉得我们过激,抄袭粉说我们跟风无脑黑,只有同样反抄袭的才能稍微理解一点。


真是辛苦一直以来都不放弃的同僚们了。


不过抄袭是会继续反的,不反抄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要骂我双标狗我也受着,毕竟我也确实双标。


啊,我是个双标狗hhhhhh

一边讨厌着第五人格和魔道天官,一边又喜欢看王者的设定和同人


没有资格反抄袭的我在反抄袭,真讽刺hhhhhhhh


【楚留香乙女向】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你却还是很皮(二)

食用注意

      文笔辣眼睛(已经不是辣眼睛能形容的了)

      极度ooc

      人称为你,女孩子

      不介意的话请下翻,介意请关掉


宋居亦

  武当山上的日子着实无聊,即便你的道侣宋居亦每天都换着法子逗你开心,你还是寻了个机会和师弟一起下山了。

  

  

  “小棠小棠!你看到她没!她不见了!”

  

  “不过是和师弟下山去庙会了,老四你慌什么。”

  

  “——哦。”

  

  

  将近入夜,你们才赶回来,一路上讨论着庙会的事,欢声笑语。

  

  才走到太和桥,你忽的感受到一股冷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怪了,这是夏天,天还没完全黑下去,怎么会冷。

  

  “师姐冷了吧?我的衣服给你,小心着凉。”

  

  师弟连忙就脱了外套要给你披上,不过有个人先他一步把你搂进怀里,满脸戒备地看着他,还赶鸡一样挥了挥手。

  

  “去去去,她是我道侣,哪轮得到你来献殷勤。”

  

  哟,这酸味?

  

  你偷偷笑了笑,拍拍他横在你身前的手臂。

  

  “小宋道长这是吃醋啦?”

  

  宋居亦也不掩饰什么,重重点了一下头,把下巴放在你肩膀上,很是委屈。

  

  “你下山玩居然不带我,还和别的男人一起去。”

  

  和他相处久了你也知道,这人比小棠还像个孩子,容不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染指,不然就要别扭好久。

  

  不过哄他的办法你也谙熟于心。

  

  “下次不会啦,喏,给你。”

  

  你把手里的糖画递给他,果不其然,本来很不悦的表情立刻换成了笑脸,连眼睛都亮了些。

  

  “我大人有大量,这次就原谅你。下次一定得带我一起哦。走吧走吧,这里冷,咱们回屋。”

  

  

  宋居亦一手揽着你的肩膀,在你专心看路的时候转过头,脸上的笑意尽失。

  

  目送你离开的师弟对上那双冰冷的眸子,忽然身体就动弹不得,寒意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远远地做了几个口型,然后微微用力把你带向自己,面对你的疑问又挂上一贯的阳光笑脸应答。

  

  直到你们走出视线范围,师弟才觉得勉强能动了,一下子瘫倒在地,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

  

  那是宋师兄?

  

  

  【她是我的。】

  

  

  

  萧居棠

  

  武当山今年收了不少道童,你本就喜欢小孩子,主动请求和师兄一起带着这些孩子参观门派,时不时捏捏这个的脸,摸摸那个的头,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嗨呀,瞧瞧这脸这头发的手感,小孩可真好。

  

  “快把你脸上的笑容收一收,小心被人当成怪大姐送到官府去。”

  

  从背后传来的幽幽声音吓了你一跳,回头一看,是小棠。

  

  拂尘换了方向搭在右手臂弯上,这是他不高兴的代表动作,因为这样你就不能和他抱抱了。

  

  嗯?他不会是吃这些孩子的醋了吧??

  

  “小棠?你是不是……”

  

  “想什么呢,我才没有。”

  

  萧居棠白了你一眼。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他明显就是因为你碰其他人不高兴了。

  

  “啊呀,我喜欢小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嗯?”

  

  见他半点反应也没有,你想了想,补上一句。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小棠。”

  

  拂尘一甩换到左臂,他轻哼一声。

  

  “都说了我没吃醋。反正这帮臭小孩待不了多久就会受不了苦了。”

  

  “不会吧……”

  

  “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不过短短一个月,真如萧居棠说的,很多新来的弟子都纷纷表示不能承受课业的负担,离开了武当派。

  

  毕竟还是些孩子吧?

  

  

  

  灯火摇曳,将拂尘放在一边,萧居棠难得在桌子前安安静静地坐着。

  

  他手里是一份名册,好多名字都被划掉了,只剩寥寥无几的几个。

  

  “还真顽强啊。不过没关系。”

  

  思考了一会,他提笔在第二天要交给这几人的课业任务卷轴上又加了几项。

  

  

  

  【你最喜欢的只能是我。】

  

  

  

  林蔓薇

  

  暗香今日也是如此和平啊。

  

  你做完课业从谷外回来,在香榭遇到了来寻你的师弟。

  

  “师姐终于回来了。可有受伤?”

  

  你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坐在上捶了捶肩膀。

  

  “哎,老了老了,出个任务都腰酸背痛的。”

  

  “那我给师姐按按?”

  

  师弟说着就走到你身后,准备帮你揉肩。你侧身往栏杆上一靠,不动声色地躲开了他的手。

  

  “不用啦,若是被蔓薇看到你可少不了苦头吃。”

  

  他一愣,收了手,犹豫很久才开口。

  

  “师姐,其实我……我喜……”

  

  “你什么?”

  

  甜甜的童音响起,林蔓薇站在他身后,笑吟吟的。

  

  她的突然出现吓得师弟一个激灵,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小蔓薇!”

  

  你张开手,小姑娘立刻扑了过来。

  

  “下次别躺在房顶睡觉,腰不疼就怪了。”

  

  她的语气带些嗔怪,小小的手在身上某个穴位一点,疲劳马上就消退了不少。

  

  “好好,我记得了。咱们回去吧?”

  

  你正想把师弟也叫回去,林蔓薇拦住了你。

  

  “你课业没做吧?还不快去?”

  

  她丢出的课业卷轴显然并不简单,你心知她是不乐意自己的所有物被人窥视,所以没发表意见,对向你投来求助目光的师弟耸了耸肩表示没办法。

  

  “这……好吧,我这就去。师姐回去路上小心。”

  

  

  转身离开的师弟忽然闻到一股异常的香味,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就软倒下去。

  

  逐渐模糊的视线里只看得到你和林蔓薇离去的背影,和那个看似纯真的小姑娘朝他露出的不屑笑容。

       “今天的暗香也很和平呀~”

  

  

  【好闻吗?好闻就是好毒。】

——————————————————————

这次的写的好像过于ooc了……orz对不起

下次是大师兄宁宁柳明望的

话说嗯嗯师兄该咋写……别人的梗都想好了,嗯嗯师兄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强行写估计会比这篇还ooc

_(:зゝ∠)_

【楚留香乙女向】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你却还是很皮(一)

  食用注意


       文笔辣眼睛(不我根本没有文笔)

       极度ooc

       人称为你,女孩子

       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翻,介意请关掉



  楚留香


  这日傍晚,你闲来无事林间漫步,心下正为江南的大好山水愉悦,却听得几声极为煞风景的粗犷吼声。

  

  绕过路一看,原来是几个劫匪在打劫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

  

  你虽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正派人士,但也怪他们坏了你的兴致,于是顺手卖个人情,三两下就打跑了劫匪。

  

  “多谢女侠出手相助,不然在下进京赶考的盘缠怕是要被抢走了。”

  

  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你规规矩矩行了个礼。你见他柔柔弱弱的,又生的白净,便起了玩心。

  

  “那这大恩,你要怎么报答我?”

  

  你回想着金陵城里那些调戏小姑娘的糙汉,尽力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很痞气的表情。

  

  书生愣了愣,当真沉吟思考起来,只是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哎,我看你也想不出来,不如这样,你以身相许如何?”

  

  对方张大了嘴,忽的满脸通红,一连说了十几个“你”,才勉强找回原本的声音,躲洪水猛兽般跳开好几米。

  

  “你跑什么嘛?许给本女侠还委屈你了不成?”

  

  刚要迈步凑上去,一阵微风拂过,郁金香的气味在你身旁溢散开。一身白衣的大侠伸手把你揽进怀里,手腕一抖,展开折扇轻摇几下。

  

  “哈哈,不好意思这位兄台,我夫人向来玩心重,你莫要放在心上。”

  

  还未等书生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站的是大名鼎鼎的楚留香,他就如来时一样眨眼间消失不见,只留空气中的郁金香味还能证明他确实是来过——还带走了你。

  

  

  “香帅生气啦?”

  

  “楚某怎么会生夫人的气。”

  

  “那不还是生气了。(亲脸)别生气啦。”

  

  “唔。夫人觉得楚某这就满足了?”

  

  

   【就算知道你并无二心,仍会害怕你离我而去】

  


  

  

  

  方思明


  如往常一样,你正要去找方思明,刚从房顶上翻下来,还没走出去几步,脖子一凉,不得不停下。

  

  “别动!不然我杀了你!”

  

  你瞥了眼他握着剑微微颤抖的手,嗤笑一声,颇为不屑。

  

  “剑都握不稳,还想杀我?说说原因。”

  

  趁着这人没反应过来,单手夺了他的剑,横在对方脖子上,你靠近了些,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好兄弟。

  

  “你、你……和万圣阁少主走得很近……只要抓了你回去,必定能诱捕到方思明……”

  

  哦,又是个想用你引方思明上套的。

  

  你不禁咋舌。

  

  “你们把他当什么了?他可不是区区几个小虾米能解决的。”

  

  他涨红了脸,想反驳你,红着的脸却又瞬间褪去血色,变得惨白。

  

  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一袭熟悉的黑袍闯入视野,虽与大好的山水景色不符,却很是让你安心。

  

  “小蠢货,倒是对我的实力挺了解的。”

  

  你随手扔了剑凑过去,完全不怕身后的人会背后偷袭。

  

  因为他在,没人能伤你。

  

  “怎么处理?”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你脖子上的红痕,确定不疼后才细细检查起来。

  

  “我们万圣阁怎么能和这么弱的人计较呢,对吧?少主?”

  

  你贼兮兮的笑了笑,拽着他的袖子离开。

  

  一是你确实不想计较什么,二是就算不能改变万圣阁的名声,也至少不能再坏下去了。

  

  杀孽还是少些的好。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背对着你的那只手比了个手势,暗中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你回头看了看,那人已经不见了。

  

  

  

  “咦?人呢。”

  

  “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样蠢,死里逃生还不跑?”

  

  “我那时要是跑了,万圣阁不就没有少主夫人了?”

  

  “……哼。”

  

  

  【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把沾满鲜血的手藏起来。】

  

  


  

  

  蔡居诚


  你染了风寒。

  

  这也没办法,谁让你不听劝非要大半夜爬房顶看金陵的孔明灯,还穿的少了。

  

  蔡居诚看着因病颓废的你满脸嫌弃。

  

  “不好好休息来我这干什么,想把风寒传染给我吗。”

  

  你撇了撇嘴。

  

  整句话的重点都是前半句吧,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个关心人非要带一句嘲讽的性子。

  

  “蔡师兄……”

  

  你本来是想反驳的,但话一出口就莫名变成了委屈的调,他皱着眉起身。

  

  “得了得了,你给我上床上躺着去,我去给你抓药。真是麻烦死了。”

  

  说完就径直出了门,也不给你拒绝的机会。

  

  ——这男人就不能直率点吗!

  

  强忍住摔杯子的冲动,等了好一会还不见他回来,你便出去寻他。

  

  才刚转过走廊转角,身后传来个声音叫住了你。

  

  “哎,这不是师姐嘛,我正找你呢。”

  

  是门派里医药堂的师弟,一副急冲冲的样子,几步走到你面前。

  

  “师姐病了?我看到蔡居诚在煎药。啊对了,这个给你。”

  

  他很腼腆地笑了笑,把一小袋饴糖塞到你手里。

  

  “记得师姐怕苦来着吧?”

  

  那只不过是你上次去帮小姐妹抓药时随口提了一句而已,他居然记得。

  

  你点了点头,收下糖,想到蔡居诚,轻叹了一口气。

  

  “还是师弟贴心啊,要是换做蔡师兄就不会给我……呃。”

  

  你的声音戛然而止,师弟疑惑地转过头,也明白了原因。

  

  蔡居诚正端着一碗药站在走廊上,脸色很不好。

  

  他看了一眼你手中的糖,你想解释,他却先开口了。

  

  “哼,我也没想到你连这点苦都受不了。”

  

  说完就转身走了,留你和师弟面面相觑。

  

  他这是……生气了?

  

  送走师弟后,你趴在桌子上盯着糖袋子发呆。

  

  怎么办啊蔡居诚生气了这咋哄,在线等,急。

  

  哄个鬼啊人都见不到你哄谁去。

  

  想着想着你就睡着了。

  

  再醒来已是黄昏之时,你被从桌子上转移到了床上,一睁眼,就看到坐在床边看书的蔡居诚。

  

  夕阳的光从窗户照进来,让他看起来柔和了不少。阳光映在他眼中,本就好看的眼睛透出了琥珀的颜色。

  

  啊,真好看啊。 不愧是你看上的男人。

  

  “在那发什么呆呢,醒了就快把药喝了。”

  

  嗯,蔡师兄一如既往地擅长毁气氛。

  

  你端起药碗,心知良药苦口,而且这还是蔡居诚亲自熬的,做足了心理暗示后终于鼓起勇气将温热的药液一饮而尽。

  

  然后被苦出眼泪。

  

  正想去抓师弟给的糖,蔡居诚扔下书,一把把你拽进怀里,俯身吻下去。

  

  ???

  

  等等有甜味?

  

  

  “……喂糖好像还有别的办法。”

  

  “……”

  

  “……蔡居诚你是不是就是想亲我!快招!”

  

  “闭嘴。”

  

  

  【亲自己的女人又不犯王法。】


——————————————————————


   这个主题打算写十个人左右,武当的五个师兄,方思明,楚留香,林蔓薇,宁宁,柳明望。


   其他人的故事方向差不多了,所以补起来应该还挺快的。


   辣眼睛了对不起orz


   如果哪里有错误请帮我指出来!谢谢!


我会考完啦!要开始把欠下的账补回来了

目前是欠列表婶婶们的滴胶刀纹挂件,一篇楚留香的文,几个脑洞簪子,然后就是抽奖的奖品了

元旦想上漫展舞台,需要和朋友排练,二月份也要跟社团的舞台剧当后勤,所以时间其实还是有点……我会尽量肝的

是今天在学校拍的天空
真好看啊w
可惜没拍好……手机像素真的低

抽奖应该会定在一月到二月,要是到时候快递停运就等恢复再邮。

我的热缩片到了,等元旦漫展朋友拿给我她的热风枪就开始做,能做出来的话就抽人送水母灯(对就是b站热缩片的那种),再追加点uv滴胶边框挂件。

_(:3」∠❀)机制想好了,转发区从下到上算层,比如最后一个是1,倒数第二个是2,这样的,然后随机生成数字来抽楼层。

如果转发数很少的话就黑箱给亲友,抄袭相关作品的粉丝的转发不计入转发量。


这个就是【大力】hhhhhhhh,p4是红色款

是这样的我想弄抽奖,lofter和QQ的奖品不太一样但是也都差不多,大概就是牛轧糖啊雪花酥啊古风的发簪发钗发夹啊绳编的手链啊捕梦网啊一些lolita的饰品啊,之类的,毕竟我没什么钱,穷的一批,也没有别的拿得出手的东西。


用来抽奖的奖品我做完样品会放图在lofter和空间,东西都做好样图后才开始抽,到时候会再发一条lof文。


不包运费,看对眼了给包半,或者全包。


机制我还没想好,可能用评论区或者转发区从上往下数楼层,然后用数字生成软件决定的方法,也可能闭眼点点到谁就是谁,到时候再想具体的。


我过激魔道墨香黑,不抽魔道天官渣反4s等一切抄袭相关的粉,不抽墨香粉,但是可以抽正常的江澄粉(不吹魔道不精彩发言的)。点到谁我会去查有没有这些相关,有就重抽。

要是除了这些的粉我抽不到别人,或者没人转发的话就全黑箱给亲友。


我就是任性(嘻嘻)


是宗三的印象衍生发簪,名字叫做【笼中鸟】
感觉会因为做的太垃圾被宗三厨打死(求下手轻点qwq)

没错我终于给簪子起名了,这是第一个有名字的簪子,不过不是第一个有名字的手作……
第一个有名字的是一支小发钗,名字叫【大力】,大力出奇迹的大力,因为做的时候用铜丝拽碎了花瓣

这个会在抽奖的时候黑箱给我列表的美女宗三厨w

文是暂时不会写了,背会考题背的脑瓜疼
下一个簪子是三日月的印象衍生,求爷爷厨轻点锤(可能会先被老爷子一刀砍了)